滦阳消夏

但记人间诸般好

破云亲亲~

哈哈哈哈哈哈哈给绿老师的亲亲! @橙子绿呀绿

绿老师点的亲亲【以下正文】

严大财主今天终于得了空,请江停吃一顿正儿八经的烛光晚餐。

对,就是那种米其林三星餐厅里,靠窗可以看到满城灯火的座位,镀银的烛台上有熠熠火光,一人一份美味法餐,在优雅品尝间隙轻晃红酒杯小酌一口,偶尔说几句软绵绵的情话的那种烛光晚餐。

马翔笑嘻嘻听完了严队美好的描述,转身就直翻白眼:可拉倒吧你。

严峫快速的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在指针分针就位后第一时间开车冲出了市局大门,留下还在一帮收拾东西的人在风中凌乱。

路上恰好遇到高峰期,仿佛整个建宁的车都堵到了这条路上,半天没法儿往前移动。严峫急得锤了一下方向盘,恨不得直接喊一架直升机来接走自己。

急归急,也只能乖乖等道路疏通。等严峫赶到他家今天专门包了场的天顶旋转餐厅时,距离他跟江停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天都擦黑了。

所以江停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时,就看到一只耷拉着毛垂头丧气的大狗子,往常意气风发的嚣张模样都被那一个半小时磨掉了。

严峫有点儿闷闷不乐地坐到江停对面的位置,说:“你应该已经吃了吧,那咱们回——”

江停屈指扣了扣餐桌,对侍应生道:“这里点餐。”

严峫猛一抬头:“不是,我这迟到……江停,你,你还没有吃饭吗?”

江停翻着菜单头也不抬:“你不是还没来吗——煎鲈鱼配干白,两份都是。”他看了一眼严峫:“可以吗?”严峫反应半天才明白是问的菜单,忙不迭点头:“可以可以。”

废话,江停说什么还不都得是啊。

菜上的很快,毕竟少东家来用餐,餐厅经理恨不得把他家珍藏二十年的长相思拿出来给严峫倒一杯。

江停依然是慢条斯理的吃,温文尔雅的样子,极其淡定。严峫随便吃了几口,喝了杯酒定定神,忍不住问:“诶,江停。”

“嗯?”

严峫挺紧张:“你刚刚说,我还没来……你是等我吗?”

江停从来是一个有条件就绝不饿着自己的人,而且都捡好的吃。要是放在以前,这一个半小时江停已经能吃第三顿了。

江停听到这个问题,仿佛看到了怪物:“不然呢?我干坐着思考人生吗?”

严峫心里突然就炸开了一朵花,比烛火中心最明亮的部分还要炙热。

“干嘛等我呢,你饿了就自己先吃呗。”严峫一半心疼一半得了便宜还买乖。

江停放下刀叉,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眼神有些明灭:“你不是一直想跟我正正经经吃顿饭吗?就等你吧。”

严峫忽然就怔住了。

他说过好多次,想带江停吃顿好的烛光晚餐,但总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成行,而这一次明明可以了,偏偏遇上难得的堵车,说不失望是假的。

他以为江停肯定自顾自吃了,但是此刻江停本人告诉他,“就等你吧”。

严峫轻轻握住江停的手,身体不受控制往前倾。江停有些慌的看了看周围,惊讶的发现上到经理下到侍应生都没了人影。

江停:???

但是严峫已经凑到他面前,让他没有时间思考这奇妙的 消失了。

严峫轻轻含住江停的嘴唇,裹着馥郁白葡萄酒香味的舌缠上江停的,又刮过上颚,拂过他整齐的牙齿。

江停有些乱了阵脚,却不受控制的想要贴合严峫的动作,他的手指搭上严峫扶在他后脖子的手腕上,用带着细细的茧的修长指尖一下一下抚摸着。

严峫吻的太温柔了,江停甚至没有感觉到舌尖发麻。严峫的吻以嘴角的触碰为终止,然后他慢慢抬起头,盯着江停水光潋滟的眼,手依然放在江停后颈上。

他咽了口不存在的口水,开口道:“你以后,偶尔也能等我一起吃饭吗?”

如果江停哂笑一声,答一句“多大人了不能自己吃吗”,他也不会意外。

就算江停勉勉强强说“看情况吧”,他也明白,这个职业不会给他很多能坐在一起安安稳稳吃饭的机会。

他就是想问一句。

“好。我等你。”

严峫:……??!!!?!!

江停目光又开始游离,只是语气没有丝毫醉意:“以后吃饭,你回来,我就等你。”末了他问了一句,“好吗?”

严峫把手一压,浅浅啄了几口江停嘴上的酒意,然后抵着他的唇道:

“好。”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