滦阳消夏

但记人间诸般好

有幸

有幸(又名红海大型ooc现场)

【准备挑战长篇。我要为我喜欢的cp疯狂产粮!
避雷:abo,蛟龙一队中懂是o,顾顺、家长组和吃糖组都是a(双a恋蛤蛤蛤蛤),后勤组俩人b,没有生子;全员存活,he;我靠我真的不知道特种部队驻地在哪里,我瞎瘠薄乱写的;极度严重之ooc,写的烂,而且擅长拖稿,朋友 @橙子绿呀绿 威逼利诱的情况另说。

开头为四人抢黄饼后乘坐飞机离开。】

以下正文。

“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1.

顾顺有些头昏脑胀的歪在机舱角落里,眼睛被血糊住了,睁不开。他感觉到李懂拿着沾了水的绷带一点一点擦着他额角眼周的血,然后把伤口用头巾遮住了。

“顾顺,顾顺?眼睛能睁开吗?能看见吗?”

顾顺勉强掀开眼皮子,视线模糊了一会儿就渐渐清晰起来。他把头一偏,重重靠在李懂的颈窝里:“能。”

李懂突然紧张了起来,又不敢乱动,只好依着顾顺的姿势坐好。有那么一丝丝的信息素冲开了抑制剂的束缚,从李懂细小的伤口中悄悄窜出来,像条小蛇一般,滑溜溜缠住了顾顺的鼻尖。

“啧。”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顾顺一片浆糊的大脑里突然想不起来这像什么味道。

总之就是挺好闻的,很李懂。

2.

回到临沂舰上之后,顾顺的调派文件很快批了下来,从此正式成为了蛟龙一队的人。杨锐挺得意,徐宏提醒他回部队之后记得绕开六队走。

杨锐:“哼。”

杨锐突然有一种收了名正言顺的女婿的感觉。

他之后想起这一茬,十分痛恨自己的未卜先知。

顾顺既然是正式队员了,也就不用睡临时单间了,征得同意之后他搬去了李懂房间,睡罗星以前的铺位。

李懂拎着枕头,顾顺抱着被褥热水瓶脸盆洗漱工具和自己的包。李懂觉得自己这样不像来帮忙的,于是想多拿一点。

顾顺:“诶诶诶懂儿真乖。”

李懂把枕头塞顾顺怀里的一堆东西上,转身就走。

顾顺:“……懂儿!懂懂!哦不李懂!李观察员?!”

顾顺心里挺凉的,路过的庄羽惊讶李懂怎么没有突突死顾顺。

徐宏找到顾顺,斟词酌句道:“李懂,作为我们一队唯一一个omega,其实比其他人更加争强,最不喜欢别人说他软绵绵,或者把他的名字喊的软绵绵。要是喊他‘懂儿’之类的,一准奓毛。”

顾顺撇了撇嘴:“我又没有看不起omega的意思,就只是喊一下。”

其实徐宏和庄羽一样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以前一个二队的狙击手喊过一声“懂儿”,后来李懂每次看见他就没有好脸色,每逢一队二队演习,那个狙击手必定被李懂第一个发现。

总结一下,这种情况下李懂的杀伤力是李懂下厨菜没上齐就偷偷吃的十倍不止。

咋顾顺就顺顺利利毫发无损脱身了呢?

因为他叫顾顺吗?

放屁,你的唯物主义学到哪里去了?被顾顺当口香糖嚼了吗?

3.

那天晚上,为了庆祝撤侨成功中国同胞一个都没有少,临沂舰食堂里举办了一个小小的晚会,军民一家亲。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挺拘束,人民群众见到军人条件反射坐直了。蛟龙这一帮人也是彼此彼此,夹菜都尽量不把手伸太远。

“要在群众面前保持严谨的作风。”陆琛言辞凿凿。

石头心说你可拉倒吧,平常吃饭屁话最多最挑三拣四的就是你。

饭吃到一半所有人原形毕露,原本庄严肃穆的食堂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石头和佟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陆琛谦虚的对群众说自己是军医大学毕业的,庄羽一边剥虾一边插嘴:“蓝翔读的研?”徐宏也在剥虾,不过他剥的虾都进了杨锐的碗。

然后拽的一比的顾顺同志,嚼着饭后的口香糖,坐在慢腾腾啃着大白菜梗的李懂身边,淡定接受来自年轻女性群众的目光洗礼。

李懂觉得顾顺一点都不淡定,那股子雪松味儿的alpha信息素都快把菜叶子冻住了。

有个妹子在众多叽叽喳喳中问了一句:“兵哥哥有没有对象?标记了吗?”顾顺一哽,然后难得正经道:“那当然没有。”

李懂想,顾顺这说的是什么鬼话,什么是“当然没有”,意思是这些姑娘有机会是吗。他突然不是很想继续待在这儿,放下碗就准备离开餐桌。

顾顺一看不对,虽然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让李懂不开心了,但是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把李懂哄开心。

毕竟是我的观察员嘛。

顾顺告别了临时成立的顾大狙击手后援会临沂舰分会,跟上李懂进了休息区。

李懂一个劲儿往前走,一步步踩的地板砰砰的响。顾顺几下跑上前拉住李懂,问:“懂——李懂,你怎么了?”

李懂听见他临时改口,面色有点一言难尽,转过头冷冷看了顾顺一眼【说实话顾顺觉得这一眼挺像他小时候养的一只兔子的眼神,他把兔子吃了半截的胡萝卜条从兔子嘴里拔出来的时候,兔子就是这么看的他】,挣开手想继续往前走。顾顺“啧”了一声,直接按住李懂肩膀一转,把整个人怼在了舱壁上,偏头把口香糖吐到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盯着李懂,大眼瞪小眼。

“你到底怎么了。”

李懂不敢看顾顺的眼睛,只好看他皱起的眉头。他心里挺难受,连隐约的信息素都疲惫不堪。

他看不得顾顺跟别的女孩子撩闲能浪出朵花的样子,有没有对象这种隐私问题不能拒绝回答吗。

他对顾顺太严格了。

但是他对顾顺又是最宽容而没有下限的。别人都受不了顾顺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他一个星期就适应了。有一次上菜,还差一道菜的时候,陆琛忍不住吃了一片香肠,他直接把陆琛赶去吃方便面。如果是顾顺偷吃,他肯定是反省自己是不是上菜太慢让顾顺饿着了。

就连顾顺今天喊他“懂懂”“懂儿”,他也只是扭头就走,都说不上生气发火。

其实我应该把枕头直接甩他脸上的。

李懂不喜欢自己这样。他以一个omega的身份进入蛟龙一队,因为他一直以alpha的标准要求自己。他要求自己摆脱omega的所有弱点——包括意志软弱,比如此刻。

他觉得自己应该狠狠推开顾顺,质问他为什么多管闲事,滚回去跟广大人民群众联络感情好了。

李懂这么想着,在顾顺眼前骤然红了眼眶。

顾顺一下子就慌了,李懂怎么会哭呢?

李懂忍住眼周酸涩的感觉,粗声粗气的说:“你让开,我要回去了。”顾顺手上更加用力:“那我去哪儿呢?”

 “不是没对象吗?那些姑娘都想跟你处对象!你去跟她们联络感情去吧顾顺!”

顾顺看着气到嘟嘴(虽然嘴本来就嘟)的李懂,噗嗤一下就笑了:“哎我的懂啊。”他凑到李懂的耳朵边上,气息一阵阵拂着李懂:“哥只想跟你联络感情,只想跟你处对象,只想——”

“标记你一个人。”

“我喊你叫懂儿,又不是瞧不起你。我那是觉得你可爱,喜欢你。”

评论(12)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