滦阳消夏

但记人间诸般好

有幸(二)

大家好我又来不负责任瞎写了!
延续上一部分的避雷。
祝大家开心
今天也是为我喜欢的cp疯狂产粮的一天!
对了明天我满课所以明天不更……对不起不要打我脸求求你!
我开始开车了!

4.

庄羽咔吱咔吱啃着鸡腿,看到顾顺追着李懂出去,他开始啃第三个鸡腿的时候又看到顾顺和李懂挨挨擦擦回到餐厅坐下,他把油乎乎的手伸到陆琛面前打了个响指:“成了。”

陆琛不明所以:“什么成了?成精了?”

庄羽吐出骨头:“不知道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啊——我说,顾顺和李懂成了。”

完了来一句:“但是我估计李懂没明确表态,还在吊着顾顺。看顾顺那抓心挠肺的怂样。”

庄羽,你别干通讯员了,屈才。你去当灵婆吧,兼职说媒拉纤剖析恋爱狗男男人性真相的的那种。

顾顺:“懂儿,吃这个~”

李懂:“自己吃。”

顾顺:“懂儿,这个好喝~”

李懂:“自己喝。”

顾顺:“懂儿——

李懂拍案但是要脸所以没有而起:“顾顺你有完没完!你是表了个白不是讨了个爹!”

顾顺委屈巴拉夹了一块鱼肉放李懂碗里,自己嘬了嘬筷子上的汤:“我表白了,你没答应。”

李懂想翻白眼。

当时是这样子的,顾顺说他喜欢李懂,然后李懂就愣住了,顾顺以为李懂的意思是“我不动你可以吻我了从此我们就幸福生活在一起了”,所以就大着胆子抿着嘴凑上去了一点。

其实我们顾顺,是如假包换的只会打嘴炮,内心纯洁的像一个三岁的孩子。

当然一般三岁的孩子没他这么戏多。

还没凑到李懂嘴上,李懂就一手推开了顾顺勇往直前的脸。

“你等等。”李懂说,“你让我想想。”

我没有不答应你。我不能那么草率的答应你。我只是想想,我应该怎么答应你。

李懂不愿意承认的是,他在害羞,也在害怕。

在战场上他可以是超越了许多alpha的观察员,唯独在那一个alpha面前,他始终还是一个omega。

李懂想,他要是和顾顺在一起了,他会在蛋炒饭里给顾顺放最多的火腿肠。他一定不会让顾顺像罗星一样倒在他身边。他一定会尽自己所有的能力保护他的狙击手,或者说,他的alpha。他看着找顾顺搭讪的女孩,甚至消极的想,干脆拒绝吧,如果有一天顾顺离开了我,我恐怕会坚持不下去。

在心上人面前退缩。反复考量自己。对视的一眼就能开出漫山遍野的花。

这早春花草的气味,却只有李懂一人嗅得到。

原来他已经这么喜欢顾顺了。

5.《下面开始瞎几把扯淡》

临沂舰还没有出阿拉伯海就被指挥中心一个命令叫了回去。

根据上级提供的情报,一个曾经在中国西北边境大肆策划恐怖袭击的小头目会在中东某国某地与商贩进行军火交易。上级已经与该国政府协商好,允许中国狙击手轻武装前去击毙那个小头目。

但由于地处城镇,所以行动时不能使用炸弹等容易引起恐慌的武器。

“啰哩啰嗦半天,总之就是一发击毙。”杨锐说。在人群掩护下,根本来不及打第二枪,反而可能会因此激怒小头目,造成不必要的人员伤亡。

“顾顺李懂,即刻收拾装备,乘坐直升机前往目的地!”

徐宏迎着螺旋桨转出的风,拍了拍他俩的肩膀:“还有,务必平安返回。”

顾顺笑出两颗虎牙:“放心副队,一定。”然后他揽着李懂的肩膀一步跨上了直升机。

……

徐宏:我干嘛巴巴的跑来插一嘴。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