滦阳消夏

但记人间诸般好

有幸(四)

ooc大手来了
避雷看第一部分
非医学生尽力查资料了……就希望能有大佬科普

7.

所幸顾顺主要是出血量吓人,内脏没有出现不可逆的破坏,经过伤口缝合后脱离了生命危险,出了手术室就直接送入了普通病房。

顾顺醒来的时候感到腰部一阵巨疼,他顿时满头冷汗:惨了,我的腰子。

他强忍着浑身从麻醉和昏睡中醒来的不适,努力伸手去按床头的铃。他手刚挨到铃,门就吱呀一下被推开,李懂进来一看顾顺醒了,还这样一副不得了的样子,赶紧把顾顺的手塞回了被子里。

李懂心里一急就要凶几句:“你说你干嘛啊你顾顺,刚刚醒就瞎折腾,伤口要是裂开了怎么办?”

顾顺一听到伤口就心里一咯噔,他拽住李懂的手,语气沉重:“懂儿,你实话告诉我,我伤到哪里了,有没有伤到那里?”

“哪里?”

“那里!”

“那里是哪——顾顺!”李懂不知怎么着脸都红了,“你那是肝脏受伤!行了吧!”

顾顺很明显长舒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他拍了拍拽在手心里的李懂的手:“懂儿,你不用守活寡了。”

肝脏中弹到底哪里比肾脏中弹好了?

李懂不知道顾顺到底是醒来比较好还是干脆长睡不醒算了。这家伙的嘴就是给他一百梭子都没法儿好。

“对了,临沂舰已经返航了,等你好了之后再派飞机来接我们回去。”李懂一边舀饭盒里的汤一边说。“哦,那队长他们——”

李懂把一勺温热的汤送到顾顺嘴巴里:“他们很担心你。我已经告诉他们你脱离生命危险了,等会儿打个电话,你自己报个平安。”

顾顺砸吧砸吧嘴里的羊汤,一脸没事儿人的咽下去了。

这儿没料酒真不怪李懂。

李懂自己喝的贼香。

在吃这个方面,顾顺觉得李懂厉害,有时候又搞不懂他。

8.

中国驻该国大使馆派了一个工作人员来协助李懂,包括翻译啊物资啊啥的。顾顺礼貌的拒绝了大使馆提供一个护工的提议。

我这宝贵的蛟龙第一alpha的身体怎么能让出了懂儿以外的人碰呢?呵。

医生查房扒顾顺衣服裤子看伤口的时候,顾顺被李懂一瞪,一个哆嗦,那点儿反抗的精神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alpha天生强悍的自愈能力在顾顺这里体现的更为彻底。半个月之后顾顺可以拆线了。

拆线之后还需要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顾顺也开始有点不老实。他扣住李懂的手,放到自己侧腰那条细细的肉粉色的疤上,轻声哄道:“懂儿,摸摸看?”李懂面上几乎烧出了火,又顾忌着顾顺的伤口不敢大力挣扎,只好被迫碰到那条凹凸不平的伤疤。

那一下李懂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么漂亮的一块皮囊被划了一条丑陋的口子,缝成了一个更加丑的疤。

他突然揽住顾顺的脖子,埋在他颈窝里闷闷说:“没有下次了。”

顾顺不敢乱动,他有些手足无措了,他哪里被心上人这么抱过。他条件反射抚上李懂的背,触摸到他凸出的蝴蝶骨,轻轻拍着:“没有了,没有了。这次是哥疏忽了,下次不会了。好吗?”

之后两天顾顺没人送饭,只能吃医院提供的——用顾顺的话说就是“比临沂舰食堂的泔水还不如”——伙食。李懂听完顾顺的抱怨后说:“你说话注意点,影响两国邦交。”

顾顺说懂懂那你给我做饭吧。

李懂表示一码事归一码事。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