滦阳消夏

但记人间诸般好

有幸(八)

没睡醒放飞自我不知道写了些啥
对不起我是不负责任没有操守的写手
但是我还是发了呵呵
因为无所谓反正我不要面子(其实还是想要一点嘿嘿)
【避雷】见第一部分
正文里面没有生子啊我的小可爱
番外可以有(我努力写……)
再来个一万字蛟龙日常我就开始写话剧演员和小狼狗啦撒花

13.【大家好这一部分是你们期待已久的狙击组训练】

当顾顺正式恢复训练后,他很明显的感受到了队友们不友好的使绊子。

首先就是吃饭的时候,李懂端着饭盘一坐下,马上左边就坐了庄羽右边就坐了陆琛,对面是杨锐徐宏,后面那一桌是石头佟莉。

几个人特别自然的吃着饭,还跟蒙逼的李懂打哈哈,全然无视了站在旁边一脸难以置信的顾顺。徐宏瞅了顾顺一眼,温和一笑:“顾顺啊,你咋不去找个地方坐着吃饭呢?下午还要训练呢。”

顾顺被副队这么一笑,喉咙眼里的抗议被咕咚一声咽回去,同手同脚的走了。

李懂看着顾顺走到了隔壁隔壁坐下,一个人孤零零的吃着饭,想起身又被陆琛庄羽给按住了。他满脸焦急的说:“你们这是干啥啊,顾顺又咋了。”

杨锐夹起一块五花肉,恶狠狠塞进嘴巴嚼烂,仿佛他嚼的不是五花肉而是顾顺:“顾顺,胆大妄为,狼子野心!”

陆琛:“心怀不轨,无法无天!”

徐宏:“目中无人,随心所欲!”

庄羽:“伤天害理,罪无可赦!”

佟莉:“大刀伺候!”

石头:“……大刀伺候!”

大家:“石头你咋不说一点不一样的呢?”石头委委屈屈:“你们都说完了我咋整。”

李懂生气了,顾顺啥时候这么坏了。杨锐苦口婆心:“他标记你都不带打报告的,万一啥时候就始乱终弃了怎么办?谁给你主持公道?”众人点头:“队长说得对啊。”

全队的人跟护犊子似的正气凛然,李懂也不好说他们无理取闹,把嘴埋在饭里闷闷道:“顾顺他不会的。”

他特别好,所有人就连我都可能始乱终弃,但是他不会啊。

陆琛:“你说啥?”

李懂三下两下吃完饭,端起盘子就去宿舍找蔫了毛的顾顺:“我说你们随意吧,别把人整死了就好。”

佟莉摩拳擦掌:“整不死的,最多半死不活。”

顾顺终于要更加直观的感受这一队被拐了孩子的暴力狂的怒火了。

【对不起一点都不值得期待】

14.【关于训练的东西基本都是瞎瘠薄编的请千万别信】

“顾顺!今天下午你去C区丛林训练潜伏。李懂!你去宣讲室学习准备一下,明天有A国专家来这儿搞冰原和针叶林观察的讲座,你去听听。”

“是!”

顾顺一步三回头的扛着狙击枪去了丛林里,苦兮兮的在潮湿的枝叶和蚊虫间趴了一个下午,晚上回去洗澡时被李懂不小心瞟见裸露的后背,把他吓了一跳:“顾顺你这背后是咋了!”顾顺莫名其妙,什么咋了。李懂抽着嘴角把他推到镜子前,顾顺才发现自己背上一大片一大片的红疹,每一片都有巴掌大。

李懂在顾顺脱下来的贴身衣物中发现了两只小小的花纹特别后现代的虫子,问顾顺:“虫子咬你你就没有感觉吗?”

顾顺努力回想了一下:“可能是感觉到了一点刺痛,不过马上就没感觉了,应该是我训练的太专注了吧。”

得,这玩意儿还带麻痹效果的。

李懂把一管治疗蚊虫叮咬的药给顾顺糊了一背,越擦越心疼。顾顺在部队一帮糙老爷们儿里是难得有娇气的命,细皮嫩肉像个小少爷,面相也标致。偏偏这家伙没娇气的病,各种攻击只要不往命根子上招呼,他来者不惧。

第二天,李懂全天听讲座,顾顺一个人练字打靶。

第三天,李懂实践讲座内容,杨锐说这没顾顺的事,并要顾顺去跟佟莉打近身。

顾顺跳着去瘸着回,一撩开裤腿,青青紫紫。李懂再一次爆发了omega对alpha强大的保护欲,居然胆大包天瞪着佟莉说:“莉姐你干嘛把顾顺打成这样啊。”顾顺推了推李懂:“啥呢,是我打不过莉姐。”

陆琛一旁准备好了跌打损伤的喷剂,招呼顾顺过去,顺便把从二队讨来的专治湿热地带蚊虫叮咬的药膏也给顾顺试了试。

顾顺觉得自己的背像个法坛,被人摸来摸去跟搓大力丸似的。

佟莉挺憋屈:“我这是告诉顾顺咱们蛟一能打的可多,要他当着心别欺负了你。这结婚报告还没打呢你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

李懂欲言又止,觉得自己这样说队友确实过分了。

石头:“诶莉莉不委屈。”

石头:为毛我每次就是结尾打酱油的。

佟莉手指一点:因为你是傻石头呀~

评论(3)

热度(40)